24 做朋友都不配

作品:《和过去有通电话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www.81new.cc www.81new.vip  绿色无弹窗]

    金铃一时并没有反应过来,但见王一凡神色紧张,回头看她,不由也是一愣。

    “小偷?”

    她无声地问道。

    王一凡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正准备报警,却听到里面的声音更加清楚了一些。

    是房东张阿姨?

    她怎么在里面?

    整个人紧绷的状态都放松下来,王一凡拿出钥匙开门。

    出租屋里所有的灯都被打开了,很是亮堂。

    房东张阿姨正站在客厅里,她身上挎着一个小包,手里拿着一大串钥匙,回头看过来。

    “呦,王一凡,你回来了啊!”

    王一凡没回答,又看向她身旁,一男一女,看着像一对小情侣,他并不认识。

    他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冷地应了一声。

    张阿姨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快,依旧笑呵呵地道:“我带人来看看房子!”

    她转向那一男一女,柔声道:“这是现在的租客,只要你们确定下来了,马上就会搬出去的,他已经在外面找房子了!”

    “是吧,王一凡!”

    “20号是合同的租期,在这之前我会搬出去的!”他一直站在门口,并不太想让金铃看到他的窘境。

    “哈哈,对,20号之前,小秦小吕啊,不是张阿姨自吹自擂啊,就我这个房子,这个租金,这个条件,你们周边去打听打听好了,那绝对是这个!”

    张阿姨比了个大拇指。

    “是,是,张阿姨,能不能再便宜点,再便宜500,我们就租了!”

    “那可不成啊,小秦,我刚刚跟你也讲过很多次了,看上这里的人可不少,我是看你们两个年轻人在沪市打拼不容易,才让你们先定下来的,你可不能再跟我讨价还价了啊!”

    张阿姨很是笃定的表情,然后看向王一凡,“哎,王一凡,阿姨涨房租可不是瞎涨的,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他这一问,年轻男女顿时急了,“张阿姨,这,我们定下了,定下了!”

    “你们不要急啊,我记得合同上是有说明的,租客是有优先的续租的权力的,对吧,王一凡?我记得是那么写的!”

    “对,有这个条款!”

    身后有人轻轻地拿手指捅他,biubiu怪似乎很想进来看看。

    “你不考虑了,王一凡?张阿姨可是念着旧情的!”

    神他妈旧情!

    王一凡脸都绿了!

    “谢了张阿姨,我不打算续租!”他看向那对年轻男女,道:“我现在的租金是2500,如果涨五百的话是3000,价格的确很合适,这边交通也挺便利的,值得考虑一下!”

    “3000?”

    年轻男女有点愣神,张阿姨脸色却是变了,“王一凡,你别瞎说啊,去去去,到一边去!”

    “你们别听他胡说啊,按我们商量的来!”

    那女生轻轻地扯了扯男生的衣服,微微摇头。

    “张阿姨,我们再考虑考虑,再看看!”

    “别啊,考虑啥呀,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男生踟蹰,女生依旧摇头。

    张阿姨好说歹说,但这年轻男女似是那女生拿主意的,就是不松这个口,说是除非一个月按照3000来,甚至还想再便宜一些。

    张阿姨脸都气白了,突然冲着王一凡骂道:“王一凡,你干的好事!”

    王一凡很无辜地摊了摊手,“张阿姨,我不知道啊,谁知道你想……”

    接下去那话,他没说。

    他也是那么姑且一说,谁知道这房东真的贪得无厌,胡乱加租。

    当然,房子是她的,她想租多少钱都理所当然。

    “想什么,我想什么?王一凡,你房子找到了没,今天都几号了,到时候你可别赖着不走啊,这么多东西,搬也要搬好几天了!”

    “您放心,我会严格按照合同办事的!”

    身后,金铃又开始捅他。

    这女人有毛病,有啥好好奇的!

    “好了,如果张阿姨带人看得差不多了,请你们出去,现在这房子,还是我租的,今天一天我都很累,我想早点休息!”

    张阿姨当即炸毛了!

    “我的房子,你有什么资格赶人?”

    她整个眼角都已经高高地拉了起来,似乎出离愤怒了。

    “但我是租客啊,目前来说,这里是我的私人领地,您刚才也说了,按合同来办事!”

    “我的地方,我不能进出?”

    张阿姨把手指伸到了王一凡的眼前,要是他再敢多说一句,怕是就要戳到他的脑门上了。

    王一凡租过几次房子,很多房东都秉持着和张阿姨一样的观念,那就是认为房子是他们的,他们当然可以自由进出,哪怕是已经租给了别人。

    他知道他根本无法改变她的这个观点,她是固执的,也不觉得这已经触犯了王一凡的私人领地。

    所以,他并没有跟她争论,而是冲着那一对年轻男女耸了耸肩。

    “你存心的是吧?”

    “张阿姨,这是原则问题,但我不想跟你吵,今天我还有朋友过来,能麻烦你尽快离开吗?”

    身后金铃又在捅他,这女人怎么就没有一点耐心,或者难道说是想看他的笑话?

    “哼,你能有什么朋友?”张阿姨不屑地冷笑。

    王一凡租她的房子有些时候了,就从来没见过他带什么像样的朋友过来。

    金铃从王一凡身后探出头来,冲着张阿姨招了招手。

    王一凡总算是肯让开了。

    他的处境好像并不是很好。

    她如是想。

    看到突如其来出现的绝色,张阿姨呆了呆,有点不可置信地在王一凡和金铃两个人的脸上扫来扫去。

    这种探寻和怀疑的眼神,让王一凡感到了极大的侮辱。

    那个叫小秦的年轻男人则是微微张着嘴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金铃的脸,年轻女人正吃味地用脚后跟踩着他的脚尖,一点也没留力的意思。

    男人嘶得吸了一口冷气,疼的,然后讨好地冲着年轻女人做着苦瓜脸。

    “这你朋友?”

    张阿姨一万个不信。

    怎么,作朋友都不配的样子吗?

    你个老女人不要太过分啊!

    “当然!”

    姑且算是朋友吧!

    用得着这么反应大吗?

    兴许是因为对金铃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好,所以王一凡对她并没有那种十分惊艳的感觉。

    充其量算是他人生当中见过的绝色。

    嗯,这似乎也是极高的评价了!

    王一凡并没有细想。

    他甚至想尽可能地把“这个麻烦”给打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