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自信

作品:《这个系统带着毒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www.81new.cc www.81new.vip  绿色无弹窗]

    第456章 自信

    在独孤凤的讲述中,自然是没有那些关于她父辈和爷爷的猜想,自然也没有带上唐沐霖过多的重墨,当然,段长歌到底为什么对她不屑一顾都被她归结为了自己的“毫无魅力”,但这个故事里,那曾经准备牺牲自己的方式,让人听到后一个个都有些感慨万千。

    在楚后眼里,这的确是个傻女儿,但她是主动为了自己父亲可以牺牲自己,而自己的女儿呢?却是被自己一步步推到了今时今日的境地,女儿到底是否甘心?到底能否幸福?这些她真的不是从未考虑,却也不是头等大事……

    而上官会长和上官铃兰的母亲都有点感触颇深,尤其是自己的女儿何尝不是不是由于自己的推动而走到眼下的呢?虽然他们清楚自己的女儿是真的爱上了古月,而古月这个女婿也的确不错,就是桃花运太旺了一点……

    唐家姐妹心中有点,虽然只有一点点,却也是自责,因为她们当年的懵懵懂懂,一心想要吃瓜,却让这个傻姑娘泥足深陷,尤其是那近乎主动献身的桥段,话本里倒是听到过一些古时候的奇女子为了家国大义去付出,怎么竟然会有真的,而段长歌的无视很显然给这个独孤凤造成了不小的打击,让她都没法真正看清自己,不然也不至于跑到古月跟前来说要为奴为婢,毕竟她可是独孤家的大小姐啊!

    上官铃兰和项无忧的想法就有些类似了,因为她们说到底都是“父母之命”,可最终沦陷的还是自己,而且古月对自己的确没话说,身边的姐妹也并不是豺狼虎豹,这个日子虽然没有想象中的完美无缺,确也津津有味,而且下一刻有什么惊喜或者惊吓谁也不清楚,又怎能不入迷?

    对于鬼瞳而言,她更理解这份孝心,可惜子欲养而亲不待,不由有些羡慕又很想祝福,至于独孤凤想待在古月身边,这种事她一向不发言的。

    要说感触最深的,还是慕容荻,不仅仅是因为自己亲生父母的早逝,也并不全是太子一家的点点滴滴,她其实很羡慕独孤凤,因为这个姐姐可以无比执着无比单纯,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大伯或者说父亲从床上爬起来而已,可这个单纯的目标比登天还难,若是没有古月的出现,恐怕她这辈子也未必有丝毫成果,尤其是在炽焰山上蹉跎和自怨自艾。

    慕容荻将心比心,自己学不了那种心如止水凝神静气,而且她为了自己的目的将太子妃一家直接葬送了,这算是一种复仇?可她并没有快感,没有丝毫快感,只不过在那个当口她觉得自己不这样就不行而已……

    一个自己无比敬重的兄长,却是始终惦记着自己这个人,不惜机关算尽甚至迫害自己心上人,在那个瞬间一切的恩情都化作了怨恨,所以自己才会做出那最直接的报复,不留丝毫情面。

    可这一切却深深地刺痛了养育自己的那个傻女人,但同时,也是替那个傻女人解开了最痛苦的伤疤,血淋淋,赤果果……

    对于陈国太子妃,慕容荻是满心愧疚的,虽然她在自己和她亲生儿子之间没有选择自己,可这也是情理之中,但她作为一个母亲绝不失职,她的爱从不藏私。

    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家破人亡,被另一个养大的孩子弄得支离破碎,这份痛苦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她也是一个普通人……

    慕容荻不禁感慨,若是自己事先去见见她,跟她说清楚即将发生的事情,会不会能让她稍稍好受一点?

    但是自己没这么做,更没这么想,是因为什么呢?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一心怨恨,毕竟,这相当于是被抛弃了第二次……

    但是自己之后好好想想,当时依旧错了,错的离谱,自己到底还是自私了,为了一个将计就计,为了名正言顺地嫁给古月而不被楚国人干涉,最终选择牺牲那个傻女人的还是自己。

    想着想着,慕容荻有些眼眶湿润了,她的悔恨并没有消减,尤其是那个女人疯掉的瞬间,她的心好痛,虽然古月想方设法去弥补了,也让自己和她重归于好,可有些创伤不去提并不代表不存在。

    “你就没想过你自己么?事实上独孤勇对你可谓是一点恩情都没有对吧?只不过是独孤家的人按在你身上的道义,你竟然可以为了他去牺牲自己一辈子,这种事你从不后悔?”

    “也,没想那么多吧,既然从五岁那年起大伯就是我的父亲了,作为一个女儿,整日看着父亲在病床上郁郁寡欢,难道不会心疼吗?难道一个女儿为自己父亲做点力所能及,也需要去考虑是否值得?”

    面对慕容荻的质问,独孤凤说的很坦然,一时间有些干净的耀眼,让人不能直视,而且这平静的语气里,丝毫没有不甘和不愿,她真的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应当。

    “看到你,真让我自惭形秽啊……不过你到底是想当古哥哥的侍女呢,还是有别的心思呢?”

    “啊?这个其实也是我自己天真的想法,就是觉得我拿不出什么来报恩了,除了为奴为婢好像也没别的方式了不是么?”

    “不啊,你可以嫁给古哥哥不是么?正所谓以身相许,很多报恩的桥段不都是这样的?”

    这话竟然是从慕容荻嘴里说出来的,已经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了,可独孤凤的回答更是语出惊人。

    “不不不,我绝对绝对不敢有这种僭越的想法!而且,而且古大人和几位夫人琴瑟和鸣伉俪情深,我又怎敢造次?有着这种不切实际的奢望?再者,再者我这样姿容鄙陋不堪入目的女人又怎会入得了古大人的眼里?要知道几位夫人可都是天姿国色超凡脱俗,这可决不是恭维只不过实事求是而已……”

    听一个诚实的人张口就来大实话还真有些让人不适应,尤其是这种发自内心的赞美是真的会让人不好意思,但是,她对自己有了太大的误解。

    “咳咳,那个,首先哈,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也别放在心上,至少你应该清楚我做那些事不是为了你对吧?至少我在今日之前根本就不清楚独孤家还有你的存在……但是!这并不是像你说的自己那般不堪!你对自己实在有些误会太深了!”

    古月自然清楚这个错误的认知到底怎么形成的,虽然他不清楚独孤凤其实最开始是有些失落唐沐霖对自己看上去没啥兴趣的样子,若是知道,肯定会说“那就是个妹控,他眼里除了三个妹妹还能容下任何一个女孩么?我给他介绍过一个大美女都被直接无视了……”

    单单只是段长歌的态度,古月自然清楚,这家伙一心就惦记着唐晓焱,不过听到那个时候这玩意就图谋不轨了,这根本就是犯罪吧?!

    但无论如何,正因为这些挫败,让独孤凤对自己产生了错误的认知,尤其是她看到别的女孩都会花心思去打扮自己,而她可没这个时间,所以始终觉得自己是“没有女人味”。

    “当然了,并不是说我对你有什么想法哈,这个必须说清楚,我也只是实事求是,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这几个夫人个个倾城倾国风华绝代对吧?我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可你一定要清楚,且不说我怎么看,你随便找个男性问一句,你和我这几个夫人相比到底差在哪,我敢保证一定没人答得上来,因为在旁人眼里你们一定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好比说你现在就问问我这岳父是不是这样的?”

    上官会长突然被古月牵连还真有点慌神,不过他也知道在场除了古月就自已一个男的了……可上官铃兰是自己亲闺女啊,这里面没有亲情分么?再说了,自己老婆还在一旁虎视眈眈,随随便便应声可是很危险的!

    不过古月也没存什么好心思,毕竟他是在自己老婆们面前夸赞另一个美女,虽然求生欲拉满,但这件事本身就是在玩火自焚,且不论是否正确,在老婆面前哪有大道理可言?所以他只能拉上自己岳父垫背了。

    “真,真的吗?”

    看着独孤凤那卑微中带着期待的小眼神,上官会长很想大嘴巴抽自己这个女婿,可惜他也知道自己没这个能耐,不过自己的乖女儿不会不管自己的吧?!

    没法无视自己父亲的求助,上官铃兰用力掐了古月一下之后笑着说道,“孤独姐姐也别听这家伙乱说了,咱们打一个很简单的比方好吧?你自己觉得唐二小姐看上去毫无魅力么?”

    “怎么可能?唐二小姐十足的英姿飒爽而且是唐家军赫赫有名的将领,而且唐家兄妹个个能文能武风姿卓越,唐二小姐又怎会落后?”

    就知道自己逃不掉,因为唐羽星也清楚这个独孤凤和自己的气质其实很像,风格上也都是走英姿飒爽路线的,只不过少了那种自信和不可一世而已,当然,自己这种性子也是看着自己父亲耳濡目染,而她多半也是……所以唐羽星没有丝毫生气。

    “这样呢?”平静地取下了自己的面具,唐羽星很坦然地面对着独孤凤,上官铃兰倒是有些语塞了,她真没想过唐羽星会自己摘下面具。

    “这是……对不起,我不知道……还以为二小姐只是从小喜欢面具而已……”

    “其实吧,没什么好道歉的,这伤疤也不疼也不痒,就是难看点,但多少年来我都习惯了,至于带上面具也只是一个习惯,避免有人说三道四而已,对我自己而言,其实真的没太大差别,尤其是整日看着二姐的脸,哪个女孩不会自卑呢?所以我释然了,反正就算没这道疤也比不过对吧?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真正的不在意,反正活出自己的潇洒和态度就是了,何谓人言?当然了,去掉这道疤也是我的一个心愿,因为戴上面具最大的真实想法是不愿意看到二姐盯着这道疤时的心痛……所以我觉得你太过于缺乏自信,咱们女人的自信为什么一定是来自于男人的赞美呢?”

    ?  ?4:/复制打开抖音,看看【G?D的作品】▽▽HWcOTns6VZr8??

    ?      开始制作抖音小视频,首先是用人名凑打油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瞄瞄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