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章 让石亨去对付曹吉祥

作品:《我:大明战神朱祁镇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www.81new.cc www.81new.vip  绿色无弹窗]

    当朱祁镇说出内帑出银子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是松了口气。

    尤其是王佐,像是躲过一劫。

    他真的认为飞球无用?

    不是。

    王佐虽然不通军事,但从邝埜的话里,也大抵知道,这飞球若是真的用的好,说不准真的大明的利器。

    他不赞同, 一方面这花销实在是太大,另一方面,就是老臣天然的保守思维。

    这一点,朱祁镇心里也清楚。

    自己身边的这些臣子,多是六十往上的老臣。

    这些老臣洞悉朝廷运转的规律,在朝政上也老成持重, 在原有的体制内维系帝国的运转。

    同时, 他们也是守旧的卫道士和改革路上的最大阻力。

    这些老臣, 他们推崇祖宗之法,认为遵循祖宗制度则天下太平,长治久安,他们反对战争,

    所以哪怕他们知道飞球可能会有作用,但他们从心底,还是将其归为奇技淫巧,难登大雅之堂一类里的。

    朱祁镇希望,飞球,能撕开一个口子。

    当然,朱祁镇也对飞球给予了厚望,希望能成为日后他扫平蒙古的杀器。

    朱祁镇他很清楚,北边的外患会成为大明最大的包袱。

    等到三四十年后,大名鼎鼎的九边重镇正是形成,大明对草原,完全转入了被动防守的态势。

    这世上,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里防贼的。

    那个时候, 九边重镇不得不养数十万的大军, 每年花费的钱粮就是个天文数字,国家的财政日复一日被活活拖垮,最终崩溃。

    所以他要趁现在,永乐的老将尚未完全凋零,军队还有当年的遗风,在他的手上,解决掉北边这个包袱。

    飞球只是一个刚刚开始。

    朱祁镇今日显得心情很好,特地将众人留下用膳。

    用完了膳,百官告退,朱祁镇则是趁着这个间隙养起神来吧。

    朱祁镇突然想到,今日与袁彬一起的宦官,自己似乎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金英,今日趁飞球的那宦官,朕看他不错,有些胆量,他叫什么?在哪当差?”

    金英一边泡着茶水,一边答话:“回陛下,这奴婢叫曹吉祥, 先前在司设监当差, 现在在神宫监当值。”

    朱祁镇闭着的眼睛猛然张开。

    曹吉祥……

    居然是他。

    大明朝的又一权宦,名声仅仅稍好于王振,刘谨,也是夺门之变的又一主谋,与石亨并称曹石。

    “朕记得他不是王振门下的人,怎么还……”

    朱祁镇没有说下去。

    按理说,王振门下的,金英不该放过啊。

    金英何尝不知痛打落水狗的道理,他放过曹吉祥,无外乎对方给的太多。

    当然,面上金英也有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陛下,这曹吉祥虽说是王振门下,但这些年也为朝廷做了不少是。

    正统初年,朝廷派大军到麓川征讨思任发,曹吉祥担任监军。

    正统九年正月,陛下出兵数路攻兀良哈,其中曹吉祥与兴安伯徐亨统精兵万人出界岭口。

    去年的时候,曹吉祥与宁阳侯陈懋等到福建镇压民乱。

    老奴处置宫里王振党羽之事时曾就此事禀告过圣母娘娘,圣母娘娘念他功劳,也没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圣母娘娘大发慈悲,就不予追责,将他从司设监放到神宫监去了。”

    朱祁镇听罢以后,就心知肚明了。

    宫内十二监中,司设监虽说不比司礼监,御马监,但好歹也算是个不错的位置,也能排在前面。

    而神宫监,只是负责掌太高各庙洒扫、香灯等事,几乎就是在宫内边缘化,就剩混吃等死了。

    以曹吉祥敢发动夺门之变,甚至于最后造反,异想天开想做皇帝的尿性,这说明他对权力几乎有着变态的欲望。

    而这种欲望,绝不是能在神宫监满足的。

    所以怪不得他今日这么勇,人家都不敢,显得他能的很。

    朱祁镇突然注意到了一点。

    从正统初年到现在,十几年来,曹吉祥几乎全都在外监军。

    历史上,夺门之变和谋反的时候,曹吉祥手上都有一支数量不少,近乎千人的番将家丁。

    这很有可能,是每次出兵,他都挑选一些勇敢的蕃将和灵活矫健的士卒隶属于自己帐下,班师后则把他们养在家里,故家中多藏有武器和勇士。

    “金英,传樊忠,石亨。”

    朱祁镇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金英被朱祁镇的眼神举动吓了一跳。

    很快,樊忠,金英就出现在了殿内。

    “末将樊忠,拜见陛下。”

    “末将石亨,拜见陛下。”

    石亨显得有些格外激动。

    自从他带着一家到京之后,好像全然被陛下忘记了一般。

    他这条大同的地头蛇,在京师这,连只小蚯蚓都算不上。

    况且在京师,他也没什么门路,每日只能是郁郁寡欢。

    今天就在刚刚,陛下突然传他,石亨几乎乐的一蹦三尺高。

    陛下,总算记起他了。

    “好了,免礼起身。”

    二人这才站了起来。

    “金英,曹吉祥在宫外的外宅,你清楚吗?”

    朱祁镇问道。

    宫里有身份的太监,一般都会在京师购个外宅,想来曹吉祥也不例外。

    这事,别人或许不清楚,金英定然是清清楚楚。

    金英连忙开口:“启禀陛下,曹吉祥先前在城西胡同,买了两座五进出的宅子,用来安置他的嗣子和家眷。”

    五进出的宅子,还是两座,真是好大的手笔。

    朱祁镇冷笑不已,两座五进出的宅子,里面林林,大大小小,总总得有几十近百的屋子,安置个千人绝对不成问题。

    再仔细想想,这个曹吉祥,好像还是个干干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废物。

    朱祁镇想了又想,实在不知道这废物留着做甚?

    至少人家徐珵,还能治个水,有点作用。

    既然没用,又是个混蛋,那就不用客气了。

    朱祁镇冷冷开口布置:“樊忠,你与石亨点两千亲军人马,今夜就去将曹吉祥在京师的两处宅子抄了。

    至于曹吉祥,他在宫里的话,金英,你负责将他拿下。”

    三人大吃一惊。

    樊忠,石亨吃惊的是,这抄个家咋用得上亲军,这不是锦衣卫的活计嘛。

    再说了,两千人马,这是去抄家还是去打仗啊。

    金英震惊在余,这才短短一个时辰,陛下就要抄了曹吉祥,到底是什么让陛下杀意瞬起。

    对付曹吉祥,朱祁镇还很贴心的让待罪之身的石亨动手。

    曹石曹石,石去杀曹,岂不乐哉。

    石亨才不管曹吉祥是何人,他只知道,今夜的事办的漂不漂亮,对他石亨的未来,很重要啊。

    待樊忠,石亨离开之后,朱祁镇突然一声厉喝:“金英,老实交代,你收了曹吉祥多少银子?”

    金英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