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不要让他姓穆

作品:《郭襄后传

    杨世希立刻点了薛凝儿几处穴道,双手按在她腹上运起内力将真气输给她,不一会她“嘤”的一声醒转,杨世希才稍稍舒了一口气。

    郭襄忽然“啊”了一声,“杨大哥,好多水!”

    杨世希看了一眼道:“她的羊水破了,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你快帮着她些。”

    郭襄这才想起杨世希之前教给她的事,手忙脚乱。这时刚才外面走开的两个小寰又转回来,端来一碗药,杨世希结果递给郭襄:“这是补气顺产的药,你喂她喝了,她的伤口暂时无碍,我不便留在这里,你们”他看看那小寰,“在这里照应,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郭襄点点头,杨世希便转身出屋了。但其实她完全想不起来该要怎么做了,薛凝儿慢慢醒转之后又开始阵痛,但她一直咬牙忍着,郭襄看的只觉得脊背发凉当真比玉名山自杀泽依同疯狂还要可怕千万倍啊!

    薛凝儿终于忍不住了放声叫喊起来,她这一叫郭襄更慌了,只急得她在屋子里一会走来走去,一会又坐下握住薛凝儿的手不知所措!那小寰见她这样反而忍俊不禁了,走到床根处将薛凝儿的双腿稍稍曲折推起,又替她除下贴身的衣物,拿了条毛毯替她盖上。

    郭襄见她如此镇定,深深吸气,强自镇定,那小寰忽然叫道:“出来了!孩子的头出来了,姑娘你再用力些!再用力些!”

    郭襄站在一旁呆住,想不到这么快!随着薛凝儿用尽力气的一声大喊,忽然传来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

    只见那小寰双手托着一个娃娃叫道:“恭喜薛姑娘,是个小公子啊!郭姑娘快帮薛姑娘穿上衣服,新产妇不能受风。”

    “哦哦!”郭襄赶快上前,却见薛凝儿肚子上刚刚处理的伤口又渗出血来,想是刚才过于用力将刚刚凝结的伤处又扯开了,于是赶紧取刚才那金疮药来给她敷上,又替她穿上衣服盖好被子。这时那小寰已将孩子清洗干净,裹上郭襄早就准备好的小被子。忽然“咦”了一声。郭襄闻声问:“怎么了?”

    “这孩子腿上又伤口,还在流血啊!”郭襄忙过来查看,果见新生儿左腿小腿上有一处半寸来长的伤口,再看看薛凝儿服部的伤,心中暗惊,定是那断剑所刺!急忙喊道:“快去告诉杨大哥,让他快点过来!”小寰吓得不清,赶紧跑了出去。

    这是薛凝儿恢复了些力气,轻声道:“我的孩子,快给我看看我的孩子。”

    郭襄闻声,看看那孩子,浓浓的眉毛深深的眼眶,虽然白白胖胖的但轮廓分明就跟穆轲一模一样!把孩子抱到她面前,那孩子因为腿上的伤痛,哇哇哇的哭的特别响亮,薛凝儿微微侧头努力的看着他,忽然眼眶一红:

    “他长得太像穆轲。”

    郭襄道:“当然了,是他的儿子啊!”看薛凝儿又要伤感,赶紧劝道:“凝儿,不要伤心了,以后你还要跟儿子生活下去呢。”

    此时杨世希进屋来,郭襄急忙把孩子交给他:“杨大哥,你看薛姑娘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呢!”边说边起身挡住薛凝儿,又低声向杨世希道:“你看。”说着打开孩子的小袄露出左腿。

    杨世希会意,接过孩子迅速的看了一下,示意她放心,又从身上拿出一包药粉洒在孩子腿上,很快包扎好。

    这是薛凝儿好像感觉到他们有事,问道:“是不是孩子有什么事?孩子怎么了?”郭襄赶紧安慰她:“没事没事。小问题,他很好。”

    薛凝儿却抓着她的手道:“那剑……伤在我肚子上,孩子,是不是上伤到了他?是不是?”

    郭襄见她如此只好照实道:“是有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的,杨大哥已经照看好了,你放心。”

    听他这样说,薛凝儿才松了口气。杨世希把孩子再次裹好放在她枕边,她满脸慈爱的望着,然后杨世希拉了拉郭襄的衣袖,郭襄才把眼光从那对母子身上转过来,

    杨世希眉头紧皱低声对她说:“断剑伤到孩子,薛姑娘恐怕……”

    郭襄只觉心里“咯噔”一下,惊恐的看着他,他接着悄悄的说:“你去看看薛姑娘身下……”

    郭襄颤巍巍的坐到薛凝儿身旁,佯装看看给她掖被角微微掀起一看,只觉天旋地转!被子下面已被鲜血染红,很快连被子外面也开始殷虹!

    身后忽然传来薛凝儿虚弱的声音:“郭姑娘不用难过,我知道我不行了。”

    郭襄终于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杨大哥,你快想想办法!这……这……”

    杨世希叹了口气道:“薛姑娘内脏已被剑气所伤,加上生产带来的血气流走,我……我也回天无力了。”

    “郭姑娘。”薛凝儿叫道,郭襄忙答应了上前,薛凝儿握住她的手道:“穆轲曾对我说过,认识你是他最幸运的事,似乎,这对我也是最幸运的。”

    郭襄实在不愿相信刚刚当上母亲的薛凝儿也要离她而去了,只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薛凝儿接着说道:“半年前你将我从玉名山手中救出来后,穆轲却……那时我真的很想跟他一起去了,唯一牵挂的就是腹中这个孩子。这半年来我虽然不太说话,但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明白,你就是想我能活下去。穆轲临死前站在那熔炉上对我说‘好好活下去‘,要不是你我已全然不理会他这句话了。”

    这时何足道从外面进来,见到这样的情景,顿时也陷入感伤,向杨世希摇了摇头,也默默的站在了郭襄身边。郭襄泪眼望望他,继续听薛凝儿说话,

    “后来,你让我为孩子做衣服,想让我有所寄托,我心里都明白的,都明白!我也早已打消了寻死的念头,一心盼着这孩子出世。只是没想到……如今已由不得我,是天要我去见穆轲!”

    她气力不足,这些话断断续续说了许久,这是更累,喘了良久,郭襄哭道:“不会的不会的!别说了,你休息下。”薛凝儿握住她的手摇摇头,接着说:“我就是替我们的孩子伤心,我已尽全力却还是不能照顾他,他一出世便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郭姑娘,杨大哥,何大哥”她忽然叫杨世希,何杨二人也略略上前,她接着道:“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但我只能求你们了,求你们替我照顾这孩子,不要让他姓穆或姓薛,不要让他孤独,不要让他铸剑,不要让他知道我们的一切,这些事太可怕,太……悲伤了。”

    郭襄和他二人面面相觑,但又都无法也都不忍心不答应她,郭襄只频频点头,何足道和杨世希则只是低头不语。

    薛凝儿似乎放下心头大石,又温柔的看看孩子,低声道:“孩子,娘只能陪你这一会了。”那孩子腿上包扎好之后便渐渐停止了啼哭,乌黑明亮的大眼睛转来转去的,还伸手要抓薛凝儿的手,薛凝儿笑着看他,脸上却流下泪来。

    郭襄忽然哭出来,道:“凝儿,你不要……不要放弃啊,孩子已经没有爹了,再没有了你,他……他太可怜了!”

    薛凝儿望着她道:“孩子交给你们,我相信你们会好好照顾他的。啊还有,”她歇了歇又说,“表妹看来已恨我入骨,想必她还会来,只要我死了,她应该就不会再……她变成这样也是因为我,无论如何,我只求你绕她一命。”

    “她把你害成这样,凝儿你……”

    “我和穆轲是前世欠了她,这世要还。可这一世我们又欠了你,不知要还道那一世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郭襄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她大声的说道:

    “凝儿!你坚持住啊!你别睡!穆大哥临走前曾经给你留了封信,我怕你怀着孩子看了难过一直没给你看,我这就拿来给你,你别睡别睡啊!”说着跳起来跑了出去,杨世希见薛凝儿气息微弱,忙又用手放在她腹部输真气给她,但只觉真气刚一流出便散的无影无踪,叹了口气。

    郭襄有飞快的奔了回来:“凝儿,你快看看,看看穆大哥给你写了什么!”

    但她却只见薛凝儿紧闭双眼,双手都轻轻搭在那孩子身边,脸上还保持着看着孩子时满足而慈祥的笑容。

    郭襄手持穆轲留给薛凝儿的遗书,扑到床前,薛凝儿却再也不会睁开眼看那信了。

    郭襄扭头看看杨世希,他叹口气,摇了摇头。她此时却已哭不出声来,只呜呜咽咽的抽泣着。忽然,安静了许久的婴儿好似能感到唯一的亲人也已离去了一样,“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