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雪山,再见

作品:《郭襄后传

    杨世希好不容易哄得小臭臭睡着了,便抱着孩子回到屋里去。

    何足道稍用力的捏了捏郭襄的肩,问那个孜亚:“小兄弟,不要太难过了,之后你打算怎样呢?”

    孜亚收收眼泪,哽咽着说道:“我想,她应该不愿意与她表姐在一起,我想把她带回家。”

    郭襄和何足道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于是当日下午,他们便在山上找了片空地,搭起高台将泽依同火化,骨灰收起后交给孜亚。

    孜亚十分珍重的收好,郭襄道:“今日天色已晚,你便在这里休息几日,再下山回家吧。”

    孜亚道:“我明天就走,多谢你们这样关照,不追究我擅自闯入的罪责。”

    他说到这个,郭襄才想起这事,问道:“对了,你们是怎么上山来的?”

    孜亚道:“我是一直都跟着她的,但她忽然武功大进,还是把我甩掉了。七天前她受了伤我才又遇到她,但是很快就被她发现那位司马先生带着表小姐的丫鬟上山,便一路跟踪,在半山腰休息的时候偷梁换柱,自己冒充小米粒上来了。”

    “那小米粒呢?”郭襄急忙问。

    “她还在半山你们的驿站里,好在小妹还有点良知,没有把无辜的人也杀掉。你们快去看看她吧。”

    于是郭襄急忙把这件事告诉何足道,何足道便急急的找人去营救小米粒了。

    次日,孜亚便带着泽依同的骨灰离去。何足道却是过了三日才回来,带着小米粒。

    小米粒没有受伤,只是很虚弱,在薛凝儿坟前哭了一把,郭襄扶她回到屋内休息,便对郭襄道:“郭小姐,你说小姐留下个孩子,可不可以让我照顾他?”

    “当然好了,我们几个都不善照顾孩子,有你照看最好。”郭襄道:“可是,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小米粒眼睛一红:“我也不知道,我本就是个无倚无靠的孤儿,是小姐收留我才得以活到今天,现在雪山派没了,小姐也……我只想好好照顾小姐的孩子,可我……”

    郭襄想了想,说道:“你暂且在这里住下吧,容我替你想想办法。”

    对于小米粒在山大家都默认了小米粒来照顾孩子,但孩子依旧只跟杨世希最亲,只对他笑,只跟他玩,杨世希在对着孩子的时候也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会露出少见的笑容。

    郭襄远远看着他对着孩子的样子,心中暗暗有了打算,便凑上前去说道:“杨左使只有对着小臭臭,才会摘下面具哦。”

    杨世希面对她时,便又带上了面具:“多事。”

    郭襄笑道:“你俩好投缘,可惜就要分开了。”

    杨世希一呆:“你说什么?”

    “小米粒是薛凝儿的贴身丫鬟,算起来应该是小臭臭他现在最亲的人了,当然要交给她了。”郭襄盯着他说。

    杨世希扭过头不看她,继续边逗着小臭臭边对她说:“那你们,什么时候走?”

    虽然他很快扭开头,还是被郭襄捉住一瞬间的落寞,听他这么问便道:“还没确定,怎嘛?舍不得了?”

    杨世希有些不自然的瞪了她一眼,说道:“我一直都一个人住得好好的,都是你……属你最烦人。”

    郭襄不怒反笑,但还是努力忍住,“那我们明天就走吧,省的留在这讨人厌。”

    杨世希脱口而出:“这么快?!”话毕自觉失言,很是后悔,但来不及补救就被郭襄抢白道:“刚才还嫌我烦现在又舍不得啦?”

    杨世希假意整理小臭臭的衣袄,企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郭襄拍拍他,“这里也没别人,你少道:“孩子出生那日你是怎么打断泽依同的剑的?”

    郭襄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再看看他,目光转而皎洁,从衣衫的兜里拿出一粒石子说道:“自从那天之后,我身上就一直带着这些石子。想不到却用在这了。你看着,”说着,运劲在指尖,使出家传的弹指神通将石子弹向屋中桌子上的茶杯,只听“哧”的一声,石子穿杯而过,不过茶杯也在石子穿过之后晃了几晃倒在一边。郭襄叹口气:“我的功力还是不够啊。”接着对杨世希道:“这是我家传的功夫,弹指神通。”

    杨世希嘴角上扬,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很快便收敛,说道:“好功夫,你把这功夫教给我,我就收留他们两个。”

    郭襄笑道:“好啊,一言为定。”

    杨世希料不到她答应的这么干脆,有点错愕,郭襄看着他的表情满意的说道:“不要后悔哦。”

    接下来的几天,郭襄便授予杨世希弹指神通的绝技,他武功本就在她之上,悟性又高,很快别学会并且使将起来要比郭襄纯熟得多。郭襄很是满意的把胳膊搭在他肩膀上道:“恩不错,孺子可教。”

    杨世希甩掉她的手臂:“是个交易而已,你可不要到处胡说!”

    郭襄忍俊不禁:“是呀是呀,我只跟你一个人说就够了。”她很是满意终于可以奚落他而不是被他奚落了。

    很快,郭襄再也找不到留在山上的理由了。向何足道、杨世希和小米粒道别,便要离开,何足道问:“郭姑娘今后如何打算?”

    郭襄道:“我这次来到西域,前前后后离家也快两年了,是时候该回家了。”何足道也叹道:“我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既然如此,不如我同你一起下山。”

    郭襄心想也好,便一同准备行李干粮。有关倚天剑的事她并未曾向他们提及,且一直用碎布套罩着,此时只当做一般的佩剑带在身上。

    小米粒对郭襄跟何足道很是不舍,却也无奈,只在最后这几天更加周到的照顾着每一个人。

    杨世希在明教中选了两匹好马送给他俩,又把那枚鉄焰令又交到郭襄手上,只道:“他日你要是想来看看这孩子,拿着这个上来,明教的人都不会为难你。”

    郭襄笑笑收了,知道这对他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真心的说了声:“谢谢。”

    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郭襄带着被碎布罩着的倚天剑,与何足道一起,走下了昆仑山。

    ;